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正文

比非法私塾更该取缔的是“量产神童”的教育理

时间:2020-09-17 09:04:06    来源:     浏览次数:0    

  原标题:比非法私塾更该取缔的,是“量产神童”的教育理念

  张民弢的成本就是自己的女儿,这是他最大的资产,也可能是他终身都无法偿还的债务。

  我们最初以为,这个故事是“怎么会有如此优秀乖巧的女儿”;现在我们发现,这个事故是“怎么会有如此利欲熏心的父亲”。

  2016年6月8日,一则“河南省商丘市9岁女孩张易文参加高考”的报道引发热议,张易文被冠以“天才”“神童”称号;前不久,“女孩毕业后未深造 在父私塾当助教月薪1000元”的新闻又让人疑惑。

  而9月10日,最新消息传来,张易文父亲张民弢的私塾被查封:属非法办学,硬件师资都不合格。

  一层层把面具戴上,一步步终被揭开。

  根据当地教体局方面披露,早在2013年,当地教体局就曾对张民弢的私塾进行过取缔,后来张民弢没挂牌,以“家庭式教育”躲过了一次次排查。不止是没有办学资质,据《新京报》报道,张民弢的简历含大量造假内容,“游学”“博士”,以及与著名学者的关系等均系伪造。

  张民弢更赤裸的投机取巧行为是,媒体挖出,他曾在自己公号“圣童自学”刊发网帖《北大学霸弑母求婚的“妓女”爆料》,以编造故事的方式进行营销。

  明面上,用一套“践行全新教育理念”“培养圣贤人格”“靠办学理念和人缘招生”来包装自己,背地里却在搞一些造假唬人的勾当。这哪里是什么“圣贤人格”,而是“分裂人格”。

  当明暗两种身份交织到一起时,我们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个靠造假起家、玩营销号的成年人,又怎么指望他的“培养圣贤人格”是一腔赤诚?

  如今,冷静回看张易文所谓的“神童”标签,她2016年参加高考的成绩不过是:语文46分,数学31分,英语37分,理科综合58分,总分172分。张民弢在接送女儿高考时,特意穿上了“承包小学幼园,十八轻松考研”的广告衫,也真是玩得一手好营销。

  当然,一个9岁参加高考,考了172分的女孩,虽然谈不上是天才,但至少不笨。我不知道,在专科毕业后就到父亲的私塾“就业”,将来的张易文会发展得如何,但是毫无疑问,她那些已经流去的年岁,深深烙下了父亲主导和左右的烙印。

  那恐怕已经不是功利教育,而是牟利教育。要知道,孩子的成长是不可逆的,她被实验的人生,同样是人生中的无法再弥补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青春年华。

  有人说,对比张民弢“学前班9000元,小学1万元,六年级和初中1.2万元”的收费,他真的是一本万利。此言差矣。张民弢的成本就是自己的女儿,岂有市价?这是他最大的资产,也可能是他终身都无法偿还的债务。

  神童不可复制,更不能批量生产。女儿不是践行父亲“圣贤教育”的试验品,更不是用来招揽客户的工具。更何况,在这样的故事中,神童从未出现。

  而今,随着张民弢将女儿“神童化”的高调热炒,他打着私塾教育名号的非法办学劣迹也被带入公共视野,也算是不作不死。

  值得一提的是,张民弢表示,现在私塾还有20多个学生,所以“不得不继续办”,准备与合法的民办学校联系寻求合作。这……警告无效?

  比非法私塾更该取缔的,是“量产神童”的教育理念。望张民弢们三思后行,及时收手,也算亡羊补牢;望所谓的超前教育理念,及早刹车,等一等现实。

  樊成(媒体人)

  责任编辑:黄晓冬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