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考试资讯>正文

美国司法部和耶鲁的鹬蚌相争 对美国华裔的影响

时间:2020-10-24 08:08:05    来源:     浏览次数:0    

  (原标题:《 美国司法部和耶鲁的鹬蚌相争,对美国华裔的影响在哪里》)

  近日,美国司法部控告耶鲁大学,称其“在本科录取过程中,存在基于种族和国家来源的歧视行为。种族在每年几百起录取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此种控告,和特朗普政府在种族问题上的立场一致,亦即他们不支持照顾少数族裔、有损于白人群体利益的任何政策。目前我们尚且不知道司法部是否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在诉讼中胜出。要知道,耶鲁的法学力量十分雄厚。司法部也不乏他们的自己人,搞不好官司打起来,是司法部的耶鲁校友律师团,和耶鲁自己的法学精英对阵,官司打成了校友会的辩论会。但无论怎样,此消息是本届政府歪打正着,罕有的对华人有利的消息。

  在雇佣和招生中的“正向行动”(Affirmative Action,或译种族优惠行动)是历史上的老问题,但近几年来频频浮现,屡次成为新闻焦点。这有三个原因:

  第一,近些年来美国种族关系紧张,正向行动是和种族紧密挂钩的,无法不进入人们的视线。但对种族问题来说,正向行动已经成为撕裂种族的一个问题,而非促成优才主义(meritocracy)的一个答案。

  第二,美国近些年人口结构(demographics)大尺度变化,过去的催生优惠政策的土壤,已经不复存在。在大的族群中,白人人口在下降,西裔人口则增加了很多。“少数族裔”的现实在发生渐变,多数和少数族裔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在我们所在的得克萨斯一独立学区,西裔人口比例,已经超过了白人。对传统的白人族群来说,优惠政策使得他们机遇受到进一步挤压。

  第三,在党派政治上,民主党多支持正向行动,而共和党多反对。对民主党来说,支持种族优惠,有助于争取传统上属少数族裔的选民。而共和党反对,也是一回事,是为了更加稳固反对优惠政策的选民,在结果上,顺便也争取了亚裔选民。很多海外华人在这次选举中极其支持共和党,不乏有对优惠政策反感这层考虑。美国的民主党应重新思考自己在这个议题上的态度,适当割裂,以免让它继续造成包袱。时代不同了,不能刻舟求剑。

  不管司法部的诉讼胜负与否,未来的诉讼和纠纷都会增加。司法部的诉讼还是罕见,过去有不少针对优惠招生的民间诉讼。例如,白人学生阿比盖尔·诺埃尔·费舍(Abigail Noel Fisher) 诉讼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官司,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后原告败诉。现在情况已经变化,此结果可能会面临被推翻。在美国国会,已经有足够的票数,让特朗普新推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顺利上任。如此一来,最高大法院保守派将占绝对多数。目前人们的关注点主要还是堕胎问题,种族优惠举措很少有人去提。传统上保守派是反对这种优惠的。在未来的几年,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上台,这些优惠举措在司法体系下,都会面临挑战,甚至有可能在美国全境成为历史。


  那么,这类诉讼及其后续发展,对美国亚裔社区,以及中国学生来美留学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对于斤斤计较于考名校的华人学生(包括中国留学生、海外的亚裔学生)及其家庭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引起很大震动的消息。奇怪的是,今年中文媒体对此几乎没有报道。毕竟这个2020之秋是个波澜壮阔的多事之秋,这种事搁在当下,连个涟漪都不会出现。

  另外,美国亚裔社区和来自国外的亚洲留学生,在入学时面临的机遇和障碍都不尽相同。中国学生来美留学,是作为国际留学生来申请的,和本土生(包括亚裔)走的不是同一个渠道。很多美国大学本土招生和留学生招生,是不同的团队在负责的。留学生的奖助学金名额很有限,不占资源,反而是学校收入。同样资质的学生,作为留学生申请名校机会可能更大一些。耶鲁诉讼对他们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对他们造成影响的主要是美国的移民和外交政策。眼下,有些学生(如军事背景和敏感专业的)根本不要考虑申请美国,申请了能否拿到签证也难。更进一步说,中美教育交流过去是滔滔江水,而今早已成了涓涓细流,甚至露出河床了。面临疫情和中美关系的紧张,去美留学已经不是很多人的选项。今年六月,仅八名留学生获得赴美留学签证,而去年同时期,这个数字是34001。 可以说无论诉讼结果如何,对来美国留学影响都不会很大。

  影响更大的,应该是美国本土的亚裔学生。若耶鲁等学校败诉,此案将成为新的判例。此后,至少那种显性的种族配额,会失去继续存在的土壤。这种结果,是值得期待和庆贺的。

  是否会有隐形的、更难以捕捉的新的考虑,则难以预测。美国高校文化的变更,则非一日之功。目前,美国高校崇尚多元化(diversity)和包容(inclusiveness),甚至将其置于其他一些原则之上。多元与包容这些原则总的来说我非常支持,也觉得应该这样。但是在执行上,高校管理者和教职工可能过于狭隘地理解多元和包容。

  多元和包容,不应该只是按种族点人数,像数豆子那样对付人,仅作量上的调整,而在课程内容和教学设计上,都毫无变更。例如,他们可以招很多亚裔学生过来,可是你的文学选修课中都没有一部亚洲作品,全是所谓“死去的白人”的经典,如何体现多元和包容?

  另外,美国高校之间排行的暗战,战场之一就是“多元化”的指标。包括《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在内的排行,在多元化上的指标上,目前也比较机械,主要是看数量和比例,而不是我上面所说的文化的变更。例如,《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排行中,有两项指标是和“社会流动性”(social mobility)相关的,蓄意要多招拿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的学生,而传统上拿这种助学金的学生,多属受惠于种族照顾政策的群体。这种指标就是指挥棒,鼓励高校多用优惠思维下的一些因素,去指导自己的招生。仅看数量和比例,当然会造成传统少数族裔招得越多,越有助于大学的排行。这种排行的游戏,造就了种族配额这种表面文章的存在和甚至滥。这个未必就是政治问题,而是《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这些机构,过度影响高校决策所致。

  也就是说,华裔学生,或许可以借助法律手段,打败伤害自己的种族优惠举措,但是能否克服校园文化里的隐形不公,则需要未来多年的努力。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编辑:尹菲 实习编辑:韩欣惠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