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移民>正文

疫情打击下 申请常春藤名校是否“升舱”的好机

时间:2020-05-27 11:10:02    来源:     浏览次数:0    

  原标题:疫情沉重打击美国大学,申请常春藤名校是否“升舱”的好机会?

  新冠疫情正在冲击美国高校这是否意味着疫情期间进入名校相对容易中国学生和家长该如何重新评估留学美国性价比

 5月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两名学生走在空旷的大学校园里。图/法新 5月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两名学生走在空旷的大学校园里。图/法新

  今年四月,哈佛大学本已申请到美国新冠疫情纾困法案提供的高等教育紧急救济金860万美元,但这所“美国最富大学”的“哭穷”行为,却遭到特朗普的谴责,最后在压力下不得不宣布放弃。

  截至2019年财年为止,哈佛坐拥409亿美元的捐赠基金,三月的股市剧烈震荡使该校和其他教育机构面临重大金融挑战,但是美国高等教育的财务危机只是刚刚开始。

  根据美国大学理事会的保守估计,新冠疫情将使美国高校的入学率至少下降15%,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等国家的国际学生的25%,造成230亿美元的损失。美国教育委员会则估计,学费、食宿和其他服务收入将下降450亿美元。

  对于许多美国大学而言,新冠疫情暴露出其商业模式的缺陷。在疫情暴发之前,穆迪评级指出,美国高校中有30%出现经营亏损。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罗伯特·泽姆斯基在1月发布的“大学压力测试”报告中预测,美国1000所私立文理学院中,大约10%可能在未来五年内关闭。现在加上疫情的影响,他估计20%可能在明年关闭。

  另一方面,美国大学严重依赖国际付费学生,这个趋势是否面临改变?在此情况下,中国学生和家长该如何评估赴美留学的性价比?

  大学财务遭受沉重打击

  常规情况下,美国大学给予申请者回复录取通知的截止日期是5月1日,而目前在竞争最激烈的大学中,约有一半已让被录取者延迟到6月1日再做决定。许多高中毕业生担心疫情的发展,以及对校园何时重新开放等不确定因素有顾虑,正在考虑是否推迟秋季入学的机会。

  高校正使出浑身解数来应对入学人数的急剧下降,包括提前把更多候补名单上的学生改为“正取”。而面对突如其来的“受宠”,学生和家长仍然担心:如果秋季开学,如何在校园实行“社交疏离”?学生宿舍是否会变为“病毒培养皿”?如果疫情形成对经济的长期冲击,高等教育的投资回报率是否仍具吸引力?     

  美国大约有4000所两年制和四年制公立和私立大学,2500万名学生。根据美国教育委员会的数据,高校在2016~17财年创造了约6500亿美元的收入,目前高等教育在美国雇佣了300万人的雇员。在加利福尼亚、爱荷华州和马里兰州等州,高校是这些州最大的雇主。

  美国政府的官方数据显示,在2000年至2010年间,大学本科总入学人数增加了37%(从1320万学生增加到1810万学生),而在2010年至2017年间,本科入学人数减少了7%(从1810万学生减少到1680万学生)。

  近年来,由于学费高涨、对学生债务的担忧、以及年轻人口的减少,许多大学必须吃力地实现入学目标。根据独立学院理事会和美国州立高等学校协会的调查,去年有60%的学校未能完成秋季录取目标。今年约有一半大学的申请量下降。

  在新冠疫情冲击下,艺术与科学教育联盟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有17%的高中毕业生可能会选择推迟到明年入学。甚至有咨询公司担心,超过20%的学生选择推迟入学,这将会对高校财源产生重大影响。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对其运营造成的影响,将在春季学期损失4520万美元的住房和餐饮运营收入。加州大学校园和医疗中心在三月间因退款和新支出而整体亏损了5.58亿美元。

  密歇根大学预计今年在其三个校区的损失将在4亿至10亿美元之间。科罗拉多大学的博尔德分校到夏季为止将损失至少6700万美元。

  除了学费、住宿费收入外,来自体育赛事(例如取消“三月疯狂”的全国大学男子篮球锦标赛)的收入陡降,导致全国大学体育协会分配给学校的资金蒸发了3.75亿美元。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取消一年一度的莎士比亚音乐节,也给校方造成一笔收入的损失。

  新冠疫情除了导致入学率下降和随之而来的财源紧缩,整体经济衰退的影响也可能造成进一步伤害。随着股票市场的下降,大学的基金市值缩水,捐赠也随之下降。经济疲软可能意味着捐助者没有能力或不愿为大学提供奖学金或建设大型建筑等支持。

  经济衰退也可能严重削减国家预算,这通常会导致公共高等教育预算的减少。表现为州政府为学生提供的援助资金更少,导致学生和家庭的学费增加,学校的预算收紧。

  高校如何面对当前和预期的财务冲击?许多学校已实施强迫休假、雇用冻结、薪金设限和支出减少,以及停止了校园建设计划。即使校园将在今年秋季重新开放,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分别预计损失约1亿美元,高校也担心因为健康安全引起的诉讼风险。而如果不能如期开学,损失将更大。

  即使是拥有大量储备金的常春藤盟校,也不能幸免经济上的沉重打击。布朗大学率先宣布冻结招聘,理由是“收入大幅减少”。耶鲁大学于3月31日要求各部门更新预算,以准备收入的重大损失。即使在2018财年捐赠资金达到260亿美元普林斯顿大学,也宣布薪金和招聘冻结,并削减了所有不必要支出。

  规模较小的私立大学和地区性公立大学遭受的财务冲击可能最为严重,这些学校的储备金较少,预算紧缩。位于伊利诺伊州、拥有174年历史的麦克默瑞学院已于4月宣布关闭。同时,佛蒙特州可能关闭其州立大学的三个校园。

  特朗普4月签署的2万亿美元救助法案中,为高等教育提供了140亿美元紧急基金,这仅占美国高校每年7000亿美元预算的2%。美国大学教育协会认为政府应该提供至少500亿美元的救助。

  高教成本过度膨胀

  根据非营利组织大学助学金的估计,从1958年到2001年的任何17年期间,美国高校平均每年的学费通胀率在6%至9%之间,是一般通货膨胀率的1.2倍至2.1倍。平均而言,学费每年增加8%,这一通膨率意味着大学成本每九年翻一倍。

  如果以通货膨胀因素调整数据,就读美国私立大学的学杂费成本,从1978~79学年期间的17680美元,增加到2019~20学年的48510美元,增幅约174%。在此期间,就读公立大学的学费从每年8250美元增加到21370美元,增幅约159%。

  1988年哈佛大学的毕业生支付17100美元的年度学费,现在当他们50多岁的时候,必须为孩子上哈佛大学支付49653美元的学费。也就是说,目前的名校就学成本是1988年的两倍半以上,涨幅达190%。

  一名哈佛本科学生在2020~21年学年,除了上述近5万美元的学费外,另外还要交杂费4349美元、食宿费18389美元、个人(包括教科书)费用3500美元、出国游学或国际交换学生另加旅费4150美元。如果没有家庭医疗保险的学生,必须强制性购买3922美元的健康保险。换言之,今天在哈佛本科就学,每年学杂费要8万美元(约人民币56.7万元)才能“搞定”。

  随着大学成本的增加,学生债务已成为美国社会的一大“景观”。整体而言,有4500万美国人总共欠下的学生贷款债务超过1.64万亿美元,比美国信用卡债务总额多出5870亿美元。

  美国2019年的大学毕业生中,69%有学生贷款债务,毕业时的平均债务为29900美元,比2018年增加2%。同时有14%的父母平均从联邦政府机制中获得了37200美元的贷款。

  尽管如此,大学文凭仍然是一项重要的投资。2018年大学毕业生的周薪比高中毕业生的周薪高80%。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报告显示,拥有学士学位的美国人每周中位数收入为1173美元,而拥有高中文凭的人每周的收入仅为712美元。

  但是由于新增的就业不确定性和健康风险,新冠病毒的威胁可能完全改变高校投资收益率的盘算。

  布朗大学校长克里斯蒂娜·帕克森在《纽约时报》放下重话:大学校园必须在秋天重新开放,不然高等教育将因此崩溃。因此,秋季重新开放校园应该是国家优先项目,高校应在控制感染传播的三个基本要素的基础上制定公共卫生计划:检测、追踪和隔离。虽然这些措施可能引起对公民自由受到威胁的担忧,但帕克森认为,为了安全地重新开放校园,在严格保护学生隐私的情况下,这些都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我认为,只要美国不同地区仍有持续不断的疫情,这个“秋日愿景”便很难实现。即使美国大学校园推动由科技驱动的病毒传播管理,但从全美及全球而来的学生,将会形成疫情暴发的持续威胁。校园所在地如果不能完全“清零”,感染源追踪将成为巨大的挑战。

  疫情改变对待国际学生的策略

  受疫情和旅行限制的影响,国际学生可能在短期内对到美国就学望而却步。而实际上,美国大学对于国际学生(尤其是亚洲学生)的依赖,从2007~08年金融危机后便不可救药。

  根据2019年国际教育交流门户开放报告,2018~19学年在美国高校注册的国际学生总数为109.5万,占美国高校学生总数的5.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47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5.5%。中国学生的贡献占美国国际教育收入的三分之一。

  本科国际学生很少从学校拿到奖助学金,要对美国公立大学支付较高的州外学生学费,对私立大学则要付全额学费,因此在金融风暴后,美国高校积极到国外招生来弥补财务漏洞,而中国成为最重要的海外市场,连续10年成为美国国际学生的最大来源。

  但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于2019年1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19学年中,美国各大学的外国本科生人数减少了约2%,这是12年来首次出现下滑。美国的中国学生总数在2018~19学年增长了1.7%,比六年前超过20%的增长率显示持续放缓的趋势。

  如果没有国际学生,加州、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将分别面临多达4亿、3亿和2亿美元的损失。去年秋天康涅狄格大学录取了近3000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如果国际入学率下降25%~75%,该校明年亏损将高达7000万美元。

  目前,由于春季的大学入学标准化考试SAT和ACT被取消,到四月底为止,至少有60所大学调整了入学申请的审核政策。在常春藤盟校中,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康奈尔大学暂停了对上述两项考试的要求。疫情之前,普林斯顿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便已经取消了这项要求。这可能会加速全美高校的录取越来越不侧重于SAT和ACT标准化考试成绩,未来可能有更多学校仅将此作为可选项。

  不过,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个长期趋势可能对包括中国学生在内的亚裔学生不利,因为近年来反对教育平权主义的亚裔群体对哈佛等名校的诉讼中,主要证明亚裔学生在入学过程中受到歧视的凭据,就是他们在标准化考试的高水准表现。但从另一方面看,目前美国高校的财政亏空,又给中国学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对于许多有财力的中国学生及其家长来说,新冠疫情的不确定性,可能呈现两难的担忧:一方面,由于美国大学可能因为招生不够而放宽录取标准,提供“升舱”的入学机会;另一方面,又担心旅行受阻以及学校不能如期开学。

  在疫情之前,近年来美国大学对于国际学生的吸引力已逐渐下降,与此同时,来自其他国家招募国际学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当前的美国政治气氛也使得不少家长有所担心。而新冠疫情和美国缺乏联邦统筹的抗疫策略,更将削弱美国大学对国际学生的综合吸引力。

  但长期来看,美国仍然聚集了全球最优秀的研究和教学机构,有心人会把握机会,先申请,再考虑延期入学。当然,这种策略也有风险,因为如果申请延期入学的学生太多,学校可能无法让所有的学生如愿。

  整体而言,新冠疫情正在冲击美国高校,并将首先打击那些高等教育泡沫下的学校,以及多年来凭借录取国际学生而掩盖财务赤字的大学。通过这次洗牌,好的美国大学将更有竞争力,仍将吸引全球的精英。

  (作者系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耶鲁大学文学硕士,前华尔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实习编辑:李璇  责任编辑:赵润琰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